星叶纪事

【百日喻王-第十天】吃吃喝喝过夏休(上)

轮到我啦!!!!!

轮到我又怎样,还是要强迫大家看没营养的文字233333

这次是真·吃吃喝喝。非常流水账,就当用这个流水洗了个澡吧!

——————————————————————

  今年夏天热得早,7月刚过屋子里就得24小时开空调,到了8月简直就是要人命的全民蒸桑拿。这个夏休期轮到喻文州来北京过,王杰希一早就让家政阿姨把自己那套买了就只有夏天才去住几天的房子开窗透气、打扫好卫生,结果刚一开空调,还在放行李箱的喻文州就是一个喷嚏。

  “……”王杰希语气有点不确定,“……你冷?”

  喻文州揉揉鼻子:“我热啊。”他把行李箱搁好,站起来盯了那空调两秒钟,道,“这空调上次用……是什么时候了?”

  王杰希露出一副追忆遥远往昔的表情。

  于是喻文州认命地挽起了袖子。他刚下飞机,被北京地表的麻辣热浪袭击得怀疑人生,如今还要屏着气息拆王杰希家里被雾霾荼毒过的空调滤网,再拿去卫生间洗干净。

  王杰希站在地板上仰着头看喻文州踩在凳子上打开空调挡板,良心发现:“家里什么都没有,我去小区超市买点饮料放冰箱?”

  喻文州正在跟滤网的卡扣搏斗,眯着眼点点头。

  于是王杰希拎起钥匙出了门。


  王杰希过了一个半小时才回来,此时喻文州已经冲好凉享受起了拯救人类的25度科技冷风,看到王杰希一头的热汗,赶紧上去接过装得满满的购物袋,打开冰箱往里塞:“怎么去了这么久?”

  王杰希正换拖鞋:“小区超市电路坏了,关了门修着呢,我开车去的家乐福,顺便买了些菜什么的。”

  喻文州有点心疼:“这么热的天。”

  王杰希一脸生无可恋:“哎我先去洗澡,热得很。”

  喻文州还在捯饬他买回来的那些瓜瓜果果,只能看见一个脑袋在冰箱门后面上下点了点。王杰希忽然起了捉弄他的心思,悄无声息摸去他背后,突然一个袭击,抱着喻文州的脖子就蹭了几下,把一脑门的汗都蹭在上面。

  喻文州被他吓了一跳,手上的鸡蛋差点掉在地上,顺嘴儿就说了出来:“蛋……”

  然后就感到胯下被王杰希不怀好意地捏了一下。

  喻文州憋着呼吸把差点没命的脆弱球体搁进冰箱,拖着还抱着他脖子的王杰希站了起来,打算严肃教育一下这个大龄儿童,刚拿出蓝雨战队队长的架势准备开口,脖子上就被狠狠啃了一口,那人还顺便舔了舔,然后松开手脚底抹油去了卫生间。喻文州站在原地,摸了摸又是汗又是口水的后脖子,冰箱门啪得一关,笑道:“你往哪跑。”


  自作孽的微草队长被蓝雨队长堵在卫生间好好地、彻底地教育了一番后,据说是深刻地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摊着腿儿趴在沙发上吹着冷风,彻底不动弹了。

  喻文州精神抖擞:“中午吃什么?”

  王杰希磨着牙拖着长腔:“吃你。”

  喻文州好像笑了一声,叮哩哐啷在厨房不知道折腾什么,总之是说了一句“中午随便吃吃,晚上再做丰盛的。”

  王杰希一上午到处跑,又被恶意教育了一番,现在浑身松软,舒服地眼皮直打架,懒洋洋什么也不想做。待到喻文州把午餐端上桌的,他已经脸埋在抱枕里睡得昏天黑地了。喻文州静静看了他两分钟,伸手摸了摸他的脸,到底是没舍得叫他起来。王杰希早就跟他说过打算明年就退役,满打满算还能打一年。两人心知肚明就算王杰希以后留在微草做教练或指导,到底也跟上战场的感觉不是一回事了。所以这一年王杰希格外地拼,第十赛季之后他终于开了窍,不再像老母鸡似的把高英杰刘小别他们护在翅膀底下,但这种半是放手又要盯得牢、恨不得把自己所有的经验全掏出来塞到那些小队员脑子里的拼,使得他更加疲累。喻文州看了他一会儿,去卧室拿了条空调毯,轻手轻脚把人裹起来,鼻子顶着他后脑勺,深吸了一口沐浴露的香气,搂着腰也打起了盹。

  喻文州是饿醒的,太阳已经开始下山,王杰希还睡着,但喻文州撑起胳膊的时候,他警觉地醒了,露在空调被外面的半个脑袋转了转,眯着眼嗯了一声。喻文州听着他这声音鼻音又重又绵软,心里咯噔一下,伸手探了探他额头,果然有点发热了。王杰希上午去机场又去超市,进进出出一会儿冷一会儿热,大夏天地还是着了凉。喻文州赶紧去行李箱里拿了药,温水冲了把人喊起来好说歹说喝下去,王杰希才清醒过来。

  “我有点冷。”王杰希裹紧了他的小被子,幼小、可怜、又无助。

  “我把温度调高点。”喻文州按了几下遥控器,“吃点东西吧,先垫垫。晚上想吃什么?”

  王杰希想了半天,说:“我没食欲。”

  喻文州态度强硬:“不行,晚饭必须吃。你先喝点绿豆汤。”他把中午做了凉好的绿豆汤端来,“解暑。”

  王杰希嗅了嗅那碗带着清凉香气的汤水,默默把“我没食欲”四个字又咽了回去。

  喻文州的手艺全联盟皆知。王杰希感觉嗓子有点疼,十分想润润喉咙,于是接过来一勺一勺慢慢喝了起来。

  他陷在沙发里,抱着抱枕,两条长腿盘着,头发乱翘,喝着喻文州煮的甜汤,安静又……可爱。

  喻文州脑子里突然冒出了这两个字。通常微草队长都是又沉稳又严肃,还带着点矜持的高冷的,这么居家的样子,不常能见到。

  但是我能见到。喻文州得意地想。他走进厨房,清点了一下上午王杰希带回来的食材,挽起袖子戴上围裙开始做饭。王杰希这套房子的厨房算是装得十分高级了,锅具烤箱蒸立方等等一应俱全,大水槽下面还装了厨余粉碎机,而且都还很新。喻文州一边剥葱一边想起,两年前他们还在互相试探彼此的心意,使出浑身解数你来我往地斗智斗勇,似乎谁先开口告白谁就输了似的,你追我跑我撩你躲的游戏又幼稚又让人心动。有天王杰希给他打电话,神秘地让喻文州猜他干了件什么事。喻文州笑着回答魔术师做的事都奇奇怪怪,哪里猜的着,王杰希也就不再卖关子,直接告诉喻文州,根据他和杨聪的研究,XX小区的房子可以下手,于是他抓住机会,果断出击,现在已经在装修了。喻文州笑着恭喜他成为帝都贵族,王杰希那边却沉默了两秒钟,半晌才说——

  喻文州,今年夏天来北京过不?我可是专门给你准备了高级厨房,保证你可以大展厨艺。


  喻文州把剥好的葱码进水盆,又拿起一颗蒜头剥了起来。

  其实他已经忘记当时自己回答了什么,或者什么都没回答……他只记得自己的心跳咚咚咚得震天响,跟在菜板上剁肉馅的声音差不多。

  等到他真的带着行李箱踏进这个号称拥有“喻大队长专用高级厨房”的房子的时候,他们早已火速进行到了老夫老妻的相处模式。王杰希把他赶进厨房,说禁止那什么劳什子的生熟地龙骨煲还是生熟骨地龙煲的上餐桌,其他任喻文州发挥。于是喻文州施施然从行李箱里掏出一袋凉茶的底料,煮了一锅癍痧,美其名约给王杰希泄泄火。

  当然王杰希的火一碗癍痧就能泄,联盟除了叶修的第一心脏的喻队长的火就得拿王队长泄。喻文州恨不得在联盟论坛上开标红帖子昭告天下王杰希是他喻文州的,帖子最后写一句望周知给王杰希的迷妹们。正胡思乱想着,厨房门口悉悉索索地动静引得他回头看了一眼,就见当年饱受癍痧荼毒的北京人正裹着小被子倚着门盯着他后背。

  喻文州莫名其妙看着他。

  王杰希犹豫了一下:“我得盯着你点,谁知道你又端出来什么鬼玩意儿。”

  喻文州很没良心地笑了起来。


  鉴于魔术师轻度感冒,据说是很没食欲,喻文州打算做点清淡的。他把洗好的芦笋削掉老梗,杏鲍菇打花刀,竹荪撕去白膜和根蒂泡了水,灶台上的冷水锅加料酒下脊骨断生,又拎起一尾黄花鱼用筷子绞了鱼肠出来刮鳞去鳃。喻文州从小跟妈妈学了一手好菜,蓝雨队员动不动就去他家蹭饭,黄少天曾在夏休期各个职业选手给自家工会蹲野图的半夜时分拿菜品照片在QQ群里大肆刷屏,弄得大家都忍不住去叫外卖,他们蓝雨好趁机抢BOSS。但这一招在喻文州和王杰希好上了之后就失灵了,刷屏的人换成了王杰希,黄少天十分愤恨,认为喻文州背叛蓝色势力投降万恶的绿色势力,并开麦唱绿光在哪里强迫大家侧耳倾听。

  喻文州做饭的时候行云流水,像真正的大厨一样井井有条,在处理食材的时候还有本事把用过的锅碗瓢盆洗刷干净,厨余粉碎机不能处理的垃圾规规矩矩扔进垃圾袋,整个流理台琳琅满目又干净整洁。王杰希的目光渐渐从喻文州系了围裙显得格外瘦韧的腰上移了开去,转而对案板上的东西来了兴致,索性搬了把椅子盘腿坐在喻文州身边看着,跟平时比起来聒噪多了地问这问那。微草队长在生活上是一个相当懒散的人,做饭仅限于让自己不饿着,大部分时间不是吃食堂就是叫外卖,忙起来还经常忘记吃饭,自然对喻文州的种种高级操作充满兴趣。喻文州一边给他解说着,一边笑着抱怨他就算知道了又不可能去做,打听这么多干什么。王杰希一本正经地解释这是为了防止喻文州偷摸搞小动作,喻文州也只是笑。天色渐黑,王杰希伸手把厨房的灯打开,鹅黄的灯光照在喻文州后背上,他忽然就觉得自己非常的安逸。他捧着喻文州给他的热水坐在灶台边看喻文州忙活,锅灶间升腾起的热气和油烟味让他非常放松。

  喻文州刚把蒸锅加了水烧开,现在正在一个小碗里调蒸鱼的酱汁,一边用筷子搅着一边道:“杰希啊。”

  “嗯?”王杰希抬头看他。

  喻文州目光还在那碗酱汁上,语气轻松:“前几天冯主席又联系我。”

  “唔。”

  “他说联盟现在发展快,摊子越铺越大,问我退役之后要不要去联盟里面任职。”

  王杰希没吭声,喝了一口热水。在这种问题上,他们一直是尊重彼此的意愿,他考虑过喻文州退役之后可能会像他一样选择留在蓝雨,那么在未来一段很长的时间内,他们都要过着这种两地分居的生活。冯宪君一直对喻文州有所期待,但是喻文州本人从没给出过明确的答复,这让老领导心里也很捉急。王杰希没有在这件事上询问喻文州的打算,在他看来,这是喻文州自己的事,无论结果如何,他都十分支持。

  “我想着吧……”喻文州把打了菱形花刀的黄花鱼放在碟子里两面抹上油,又在鱼两面铺了切细的葱丝、蒜片、姜丝、红辣椒和几粒花椒,淋上两勺米酒,才揭开那冒着热气的蒸锅,把鱼和酱汁一起放进去蒸着。他忙活完这些,才转头看着缩在椅子上的王杰希,“我这手速,要说退役,怎么着还得个三五年吧。”他微笑起来,“到时候蓝雨那些孩子们指不定都妖成什么样,我用不着担心。来北京也好。你看呢?”

  王杰希抬头看着喻文州。那张脸背着光有些模糊,但是上面的表情却一如既往地温柔,使人十分安心。王杰希看了他半晌,道:“三五年……这是要再在蓝雨多呆个一年?”

  喻文州笑笑。

  “挺好。”王杰希点点头,喝口热水,厨房的暖光灯在他头顶的发丝上打了个光圈,看着十分柔软,“缓冲一下,然后过来卖身给我了。”

  喻文州笑出声来,带着葱姜香气的手指摸了摸王杰希的下巴。王杰希像猫一样舒服地眯了眯眼,磨着牙故作狰狞,“你回去让黄少天珍惜他现在的日子吧,以后就是王世仁剥削喻白劳的时间了,哭也没有用。”

  喻文州刮了他的鼻子一下,柔声答道:“好。”


  尽管到时候黄少天会不会哭是个未定的事,但是王杰希看着喻文州快要准备好的晚餐,觉得喝下去的那晚绿豆汤已经消化殆尽。喻文州在做饭的过程中时不时投喂他一些食材,什么白灼好的虾仁啦,蘸了糖醋汁的藕片啦,切好的圣女果啦什么的,弄得他又饿又吃不满足,十分气人。他决定要把晚上所有的菜品全部拍照发给黄少天,让他从现在就再加深一下对“喻文州是王杰希的人”这个既定事实的认知。喻文州正把拌了点橄榄油的芦笋铺在锡纸上,撒上磨碎的黑胡椒和盐,摆上两片柠檬,又切了两小块黄油在上面,这才仔细把锡纸包好,从边上拿了个小烤架,把锡纸包放上去,拧开小火烤着。

  “还能这样?”王杰希惊讶。

  “能啊。”喻文州捏捏他的耳朵。

  王杰希很是惊奇地看着那锡纸包里传出黄油融化的滋滋声,想到柠檬汁混着黑胡椒的香气裹住芦笋,忍不住咽了口口水。喻文州戴上放烫手套,揭开蒸锅,把蒸着黄花鱼的盘子端出来,滗掉腥汤,捡去蒸烂的葱丝,铺上新的,又取出一同蒸好的酱汁,拿调羹一勺勺浇在冒着热气的鲜嫩雪白的鱼肉上。那鲜美的滋味一下子就窜进了王杰希的鼻子里,他忍了半天,还是没忍住,抱怨道:“…………什么时候能吃啊……”

  喻文州正用小锅烧了点花椒油,嗤啦一声浇在那新铺了葱丝蒜蓉和红辣椒的鱼身上,闻言一笑:“开饭。”

Tbc.

————————————

嗯,具体的吃♂吃,下章再说。

我算算啊……是第48天,是不是很快就来了?

啊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41)

热度(6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