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叶纪事

【翔昊】老子看你不顺眼

旧文混更。每天一更以显示我的勤劳,不要揭穿我!

其实翔昊和昊翔我都蛮喜的,不过这个是【翔昊】,看反了的我不负责哦!

年轻人真是血气方刚,真是可爱啊w

年少无知时写的文,小学生文笔,十分逗乐系列第二弹。

写得早,要是被打脸了我也不管。那时候唐昊在我心里还是外表冷酷淡定内心高傲霸道的设定呢!谁知道他后来就去踢矿泉水瓶了!

————————————————————

  唐昊挎着旅行包,在主办方工作人员的陪同下进了酒店大堂。

  参加这次表演赛的队伍,是嘉世和百花。像这种商业比赛,双方全队出动是不可能的,一般也就是派几个队员意思一下就行了。但这次的赞助商出手阔绰,加上嘉世又一门心思给新上位的队长做宣传,这次居然只派出了孙翔一个人。队长级别、人气上涨、长得不错、操作强劲,就算只有一个人,赞助商也很满意。

  于是百花这边就很是纠结了一下。派邹远?小伙子长得挺清秀,脾气又好,百花缭乱也是神级账号……但是这手底下的功夫和人气,却明显比不上孙翔。其他的队员更不用说了。再三考虑,也只得派出了唐昊。

  唐昊在全明星周末上力挫林敬言、完美地实现了下克上,这是最近玩家们热衷于讨论的话题,比微草的高英杰下克上还有看头,再加上这小子手里确实有两把刷子,深受年轻玩家的喜欢,就算德里罗不是神级账号,配孙翔却是不掉价的。赞助商也满意,嘉世那边也觉得都是年轻选手挺好,这事就这么定下来了。

只是唐昊一肚子心不甘情不愿。俱乐部一直说给他收购林敬言的唐三打,说要他配合一下炒炒话题,于是他在全明星周末上让自己出了一把风头。人人都知道唐昊狂得不行,其实他自己知道,那天打败林敬言,他是抱着破釜沉舟的想法去的。不打败他,自己就不在荣耀圈混了。所以他全力以赴专心致志,这才从状态下滑的林敬言手下挣来了这个胜利。现在只要唐三打到手,他就能更进一步。然而收购唐三打的计划一直很不顺利,战略部的人都有点开始躲着他。唐昊不知道具体是怎么回事,但他现在真的没心思来打什么商业赛。

  何况是那个孙翔。

  想到这里,唐昊藏在墨镜下的眼睛露出一丝轻蔑的笑意。

  在他的心里,孙翔才真正是一个狂妄自大、随意无知的人。挑战韩文清却被响亮地扇了个耳光,惹得韩文清放了个地图炮,连自己一起跟着被骂了进去,唐昊当时就对孙翔挣下了个傻×的印象,而且到现在都没消干净。来跟他玩个商业赛,居然还被经理说什么“你去才跟他相配,邹远还差点”,我呸。

  唐昊直接不爽了。谁要跟他个挑战失败的配,邹远再不济也比这二货强。唐昊忍着翻白眼的冲动,本着早完事早回家的战略方针跟着工作人员走到酒店前台开房。

  赞助商是有钱的大佬,他跟孙翔,一人一个豪华单间。

  还好不是一个房。唐昊正庆幸着,就看见前台那有人吵吵起来了。

  “什么?不是两间大床房吗?”一个看起来是工作人员的小青年正朝着前台服务员吼着,唾沫星子都快喷小姑娘脸上去了,“怎么就剩一个了?你们怎么办的事?玩荣耀吗?知道要住的是谁吗?有你们这么搞的吗?”

  唐昊皱了皱眉,目光往边上移了移,果然看见他心中的蠢货No.1正窝在一边沙发上玩PSP,对前台的事完全不关心的样子。

  陪着自己的工作人员说了句“请稍等”,也上去问是怎么回事,被晾在一边的唐昊略顿了一下,把包往沙发上一放,也抄着手坐下翘起了二郎腿。

  孙翔头都没抬一下,似乎是在玩PSP自带的乐克乐克,身子跟着晃来晃去的。于是唐昊把目光投向了站在外面的迎宾小姐的高开叉旗袍上。

  于是一个打机一个看妞,两个人就这么杠上了。

  气压迅速降低。

  唐昊知道孙翔对他也没什么好感了。于是更加不想理他。

  不知过了多久,两个工作人员一起走了过来,其中一个陪笑着说:“不好意思啊两位大神,这破酒店不知怎么搞的,我们订的两个房间只剩下了一个,您看总不能把那间的客人赶出去……您说这事……”俩人讨好的望向正在暗中斗气的两位大神。

  孙翔还打着机,完全不理会。

  俩人的冷汗都冒出来了,弯着腰把求救的目光投向了唐昊。

  唐昊本来也不想理,但是一想何必跟个小P孩置气,显得自己幼稚极了,于是漫不经心却又一字一字地崩了句话出来:“那就跟他一间呗……”

  俩工作人员刚松了口气,就听唐昊把后半句也说完了:“委屈下我自己也就算了。”

  说话不要大喘气啊大神!!

  倆苦逼孩子简直要泪奔,抬眼一看孙翔,果然见大神终于舍得把眼睛从PSP上扒下来,狠狠厉了唐昊一眼。

  唐昊却面无表情地托着腮看着前台的漂亮小姑娘,理所当然理直气壮。

  孙翔眼皮跳了跳,“哼”了一声,把头一扭:“能有什么办法,委屈着呗!”

  工作人员连连称是,要了两人的身份证去开房。

  唐昊看着对面那人那得瑟样儿,一直憋着的白眼终究是没忍住,对着孙翔翻了一下就转过了头。

  ——要死的小样儿!切!

  两人的心里同时爆出了这句话。

        

  房间倒是足够大,不愧是豪华的。唐昊暗自咂舌,其实就这豪华程度,两人一间倒也不委屈,一人一间绝对是相当奢侈了。

  孙翔进门就把旅行包扔在了椅子上,转身开了电脑。

  唐昊脱了外套,看了一眼猴急地占住电脑的孙翔,暗笑了一声,转身去浴室放了个洗澡水,感叹了一下豪华房的浴缸都可以自动控水好高级身为一个乡下人压力好大之后,他回房间开了电视消磨时间。

  孙翔没登荣耀,却是打开了起点,津津有味地追起了小说的样子。

  唐昊心里很是无语了一下,心思也不在电视上面,有一搭没一搭地换着台。

  过了一会儿,孙翔没好气地说了一声:“我说你能不要老换台吗?烦死了,你更年期啊。”

  唐昊鼻子里出气儿:“哼,总比某人叛逆期强。”

  然后就听二货一摔鼠标,转头盯了过来。

  唐昊不理他,心安理得地继续换着台。

  孙翔一看没啥意思,索性关了网页转过头来:“喂,明天怎么个打法?”

  唐昊“啪”的一声关了电视,也回望过去:“那还用说。当然是你趴下,我站着。”

  孙翔好像听到了啥很大的笑话一样,很大声地笑了起来:“别逗了你,就你那账号的烂装备。”

  这句话却正好戳到了唐昊的痛处。德里罗的装备绝不能说差,但是比起一叶之秋,那确实是不行,不然他盼着唐三打到手干嘛。然而孙翔这一句确是说得不经大脑,挺可笑的。

  唐昊来之前老板交代过他,说就算是输孙翔手上也没事,毕竟两人水平相近,德里罗比不上一叶之秋,输了也正常,双方早已商量好,到时候德里罗战败,一叶之秋留层血皮,合情合理,皆大欢喜。商业表演赛嘛,打得好看就行了,结果意思意思,大家都开心。

  唐昊当然明白这道道儿,老板一说他就懂。所以孙翔这么幼稚地问他,他也生不起来气。

  孙翔虽然成名比他早一些,但是在唐昊心里,他就是一小P孩儿,真跟他斗气,也没什么意思。

  不过就这么由着他蹬鼻子上脸,却也不是唐昊的风格,于是逗他玩玩儿,权当自己开心。

  于是他慢条斯理地说:“是啊,我逗你玩儿呢。可好玩儿了。”说完就起身去自己包里拿小说看。

  这句话倒是把孙翔噎了一下。他刚刚问那句其实也是想找事儿,谁知道这根糖萝卜这么没意思,还搞得自己无理取闹,很难看的样子。

  孙翔那个气啊,他就不理智了。

   “喂!我说你别死气沉沉的,真有本事你别去招惹林敬言啊,有种咱俩PK!”他抱着椅背冲唐昊吆喝。

  唐昊却一边翻着包一边安抚小狗似的敷衍着:“好啊好啊,PK就PK……啊,找到了。”他拿了本书出来,低头翻了两页,连看都没看孙翔一眼,又加了一句:“等你打败韩文清再说吧。”末了,居然还语气平板地加了俩字:“呵呵。”

  也许是这个呵呵太过嘲讽,总之下一秒自己的书就被拨拉到了床上。唐昊沉下脸,盯着霍得站起来的孙翔。

  小青年气得手发抖,小脸都煞白了。

  “哟,生气啦。”唐昊抄起手笑道,“这就生气啦。没那本事,别玩大的。功夫没到家,心气儿倒不低,长长心眼儿吧你。你要不是用的一叶之秋,你看明天我能不能把你给办了。”他冷笑一声,眼神充满戏谑,“想怎么办,就怎么办。”

  “老子现在就办了你!!!”孙翔显然没在嘉世听过这种冷嘲热讽,唯一能给他精神打击的叶秋还没来得及干这事就离开了嘉世,唐昊这次倒是帮了叶秋的忙。孙翔气势如虹地朝唐昊扑过来,唐昊正坐在床沿儿上,又没想到这家伙居然幼稚到要动手,一个没反应过来,居然真被他一把按到了床上。

  豪华房的床垫就是软啊……感觉自己一半都陷进了床垫里,唐昊还有心思感叹了一下。一转头,就见孙翔那张下巴尖尖的脸悬在自己头顶,两眼怒气冲冲地看着自己。

  唐昊终于心头火起。

  这小子,太不知好歹了。

  他一把把孙翔掀到一边,迅速站起来转身,一边活动手腕一边说:“孙大少,这么不淡定怎么行呢。你要是碰上了黄少天,你打算怎么死。”

  孙翔狼狈地从床上爬起来,回身就是一拳:“要死也要先办了你。”

  唐昊这次怎么会让他得逞,但却没有躲避,用荣耀的术语来说就是硬顶着伤害给了孙翔一板砖——用的是刚刚被撂在床上的精装硬皮小说。

  流氓嘛,板砖是看家技能,欺负没有战矛的战斗法师简直妥妥的。

  孙翔被他一本书敲得有点懵,回过神来大吼着扑了过来:“卧槽你打我脑袋!!你居然打我脑袋你翻了天了你!”

  唐昊立即反唇相讥:“反正也不灵光,你知道老电视敲一敲说不定还好用点,这招通用。”

  “干你!”孙翔快被唐昊气疯了,一个饿虎扑食就把唐昊掀到进门的过道上了。正骑上去准备给这小子来个鼻子开花,唐昊却忽然问了他一句:“你怕痒吗?”

  孙翔愣了一下,明显缩了一缩。

  唐昊就乐了。

        

  幸亏这房间隔音效果好,不然外面的人得多好奇这里面发生了什么事,鬼哭狼嚎的。

  “哈哈哈哈哈哈咳咳!唐昊你要死!!噗!别弄我别弄……哎哎哎哈哈哈哈住、哈哈哈!!!”

  唐昊找着了对付孙翔的这一绝招,明显不打算收手,拽起被他挠得瘫在地上笑得快缺氧的孙翔,他撞开浴室门一把把他丢进了浴缸。

  “噗!咳咳咳咳!!!”孙翔正晕头转向,又被水呛着了,一通挣扎,溅得一浴室都是水,活像一只落了水的小狗。

  唐昊离他远远的,问:“舒服吗?爽吗?”

  “咳咳!!爽你妹子!!”孙翔抹了把脸,扒着浴缸沿儿直喘粗气:“你耍赖!!你个赖皮狗!”

  “啧。怎么就不知道学个乖卖个萌讨人个喜欢呢。”唐昊一脸“别说我欺负你”的表情走近浴缸……又是一通挠。

  于是孙翔又很没出息地笑成了一团。但是这次他长了个心眼儿,趁唐昊挠得高兴,一把把他也拽进了浴缸。

  水哗的一声溢了出来,唐昊湿了个透,而且不能免俗的也是一通狂咳。

  孙翔满意极了:“咳咳!呼呼……咳!”他暂时呛得说不出话,但是还是用眼神向唐昊表达了“你丫不也是个蠢材么”的意思,还表达得挺露骨的。

  于是两人又在浴缸里打起了架。打着打着不小心就把排水口的盖子蹭开了,本来就被他们扑腾得剩下不多的水打着旋儿向下流去。唐昊瞅准了机会把孙翔翻了个身,一把按住他的脑袋,直接就朝排水口按了下去。

  “噗!!呜呜呜……”孙翔猛地挣扎起来,唐昊却用力攥了他的手,然后把他的脑袋提起来一下,孙翔紧闭着眼睛,正大口换气呢,冷不防又被一把按了下去,这次一直被按到了水流光才算完。

  唐昊累得胳膊酸软,看着跪在自己前面正趴在浴缸底上缓气儿的孙翔,他脱力地往后一坐:“服了没?臭小子。”刚说完这句话,他忽然脸色一变。

  年轻气盛的男孩子打完架,又很激动又很脱力的时候,生理反应总是那么容易就被唤起来了。

  唐昊忽然发现自己好像有反应了。他打了个寒战,条件反射地朝孙翔两腿之间望去。

  孙翔穿了条的深蓝色的牛仔裤,腰挺低的,刚才那一通胡闹,T恤被卷了上去,裤腰也被撸下来一节,此时都湿漉漉地贴在身上,露出黑色的底裤边。他肤色很白嫩,腰也细,看起来跟块白糖糕似的很好吃的样子。唐昊无语地看着明显也起了反应的孙翔,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只得咽了口口水:“还敢不敢了?”

  孙翔湿漉漉地撑起身子,靠着浴缸边嘴硬:“玛德你是不是人啊,居然把我的脸按排水口!赖不赖啊你。”

  唐昊面无表情的作势伸手去挠他。

  “哎哎哎不敢了不敢了……我靠我真是怕了你了,你厉害好了吧?”孙翔扭过头去。

  唐昊爆发力一直很好,耐力可就不行了,刚才全凭一鼓作气才按得住孙翔,现在已经半点力气也没有了,摇摇晃晃跨住浴缸向外走,一边说着“你小子要跟哥哥斗还差远了”什么的,全然没有注意孙翔一瞬间暗下来的眼神。

  孙翔见他起身了,于是也扒着浴缸边转起来,跟着走出浴室,只不过出去之前从挂在一边的睡衣上抽下了一根腰带。

  唐昊出了浴室就把自己衬衫扒了扔地上。他不喜欢一身湿漉漉的,于是就弯腰在旅行包里找起了替换的衣服。

  孙翔在后面看着他。

  说实话,他孙大少什么时候吃过这种亏,被唐昊压着脑袋跟浴缸排水口玩法式深吻,这传出去自己还用不用在荣耀圈混了。憋了一肚子被唐昊收拾了一顿的火,再加上有些蠢蠢欲动,孙翔脑子里全是“老子今天一定要办了你“的念头,直接一个跨步,抱着唐昊的腰就把他抡到了床上。

  唐昊明显没有想到孙翔忽然发难,被仰面摔到床上的时候手上还拎了件刚翻出来的白衬衫。

   “喂……!”他吃了一惊,还没做出反应,孙翔就跳到他身上,用手里的浴衣腰带把他连手带衬衫捆了个结实。

  “我靠孙翔你搞什么!!”唐昊挣扎了一下,表情居然有些惊慌。

  孙翔忽然觉得好爽啊!!!于是他非常愉快地回答:“搞你啊!!”

  唐昊眼前一黑。

  孙翔翘了翘嘴角:“矮油我还忘了,刚才是你一直在挠我,我都没来得及问你一句:流氓先生,你怕痒吗?”

  然后他就看到唐昊那双相当好看的双眼皮眼睛露出了足可称之谓“惊恐”的眼神。

  “哟——”孙翔得意地笑起来,风水轮流转,这次轮到他爽了。

        

  唐昊怎么也没想到孙翔会使出这么卑鄙的招式,不但偷袭还还了他一手,他不玩流氓真是委屈了他的卑鄙的本性。他很想把跨坐在他腰上的孙翔踹下去,无奈孙翔憋足了劲儿压着他,之前耗费了太多力气又被捆着手的唐昊怎么可能得逞。

  所以他只能跟之前的孙翔一样一边笑一边咳一边挣扎,一边在心里问候着孙翔的妹子母亲和母亲的母亲。

  孙翔泄了点邪火出来总算消停了一下,他停下挠着唐昊的爪子,非常有成就感地俯视着身下那个被自己整的一团糟的家伙。然后他就愣了一下。

  唐昊并不像他那样白,他的肤色是蜂蜜那样的颜色,或者还有个形容词叫小麦色,总之就是那种看起来很健康的颜色,又生了个宽肩细腰长腿的身材,肩膀到胸口的肌肉线条流畅优美,仰起的下颌随着喘息的声音微微发着抖,孙翔皱紧了眉,他不得不承认,现在的情况好像不太妙。

  “玩够了?”唐昊平复了下气息,艰难地动了动已经麻了的胳膊,问孙翔:“孙大少满意了不?是不是也要把我的脸按排水口才爽啊?”

  孙翔还没把目光从唐昊的喉结上扒下来,忽然被问了一句,居然还愣了下,傻乎乎地答道:“啊?没啊,很疼的。”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唐昊没想到孙翔真的这么二,一下子没忍住,HHP被戳了个对穿,也不管现在还在孙翔的控制之下,直接狂笑了一通。

  孙翔这时候已经反应过来了,意识到自己刚才又被这人抓住机会嘲讽了一次,脸色直接黑了下来,瞅着正笑得不能自已的唐昊,一声不吭。

  别说孙翔这人吧,二是二,脸真拉下来的时候倒也有几分威风。唐昊笑得差不多了,也盯了正虎着脸看着他的孙翔,慢慢平着气儿。

  正大眼瞪小眼儿呢,却见孙翔慢条斯理地开始脱自己的衣服。

  “喂……”唐昊意识到不太对劲儿,“你干嘛?”

  孙翔刚把贴在身上的T恤扒下来,见唐昊瞪大了眼睛看着他,不由勾了嘴角,伸手就揉了他下身一把。

  唐昊哪有准备,本来就反应着呢,忽然被这么不轻不重地捏了一下,直接没收住就叫了出来,回过神来,脸刷得就红了。

  “哟!”孙翔显出很吃惊的样子,“叫得很好听嘛!再叫两声听听?”

  “你给老子松开手!”唐昊知道这小子想干嘛了,鸡皮疙瘩都快起来了,“松开松开松开!”

   “没事学什么黄少刷屏。”孙翔总算得着机会报复一下之前被落了一顿的仇,也不管黄少天是不是躺枪,牙尖嘴利地嘲讽着:“你看你现在的样子,哥不上你一次对得起你么。”

  唐昊气得眼睛都红了:“你个流氓!自己去浴室撸去!别拿老子开心!”

  孙翔活动了下手腕,猛得扑上来把唐昊罩在自己身下,一手按了他的手一手挑了下巴,眯了眼说:“那怎么行。唐少你看起来味美至极,本少怎么可能放着不吃。还有……”他松开唐昊的下巴去解他的裤子,“唐少忘了,你才是流氓,而我……”伸手扯住他的裤腿,“我这是耍流氓。”

  唐昊绝望地听见腰带掉到地毯上的声音。


接下来→ 这里 ←


Fin.

————————

说起来我好方啊,看了看自己的LO几乎每次更新都得上不老歌超链接……我竟然是这种人么!(震惊



评论(18)

热度(237)

  1. Beigase星叶纪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