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叶纪事

【喻王】畏兽·其叁

更新啦更新啦!

……我觉得我又要控制不住自己的麒麟臂了(深沉

——————————————

【其叁】

  三个时辰前,王杰希还不是王杰希,也不知道内乡县是个什么地方。两人一起进了城门,只见人来人往摩肩擦踵,甚是热闹。喻文州本以为王杰希从未下过翼望山,见了外面这些个城镇街市或许会有些惊奇,但从旁观察一番,却未见他有什么反应,想从这小小猫妖脸上看出点什么新奇表情的心思只能作罢。喻文州在前引路,四处寻找落脚客栈,一时间难以顾及到王杰希,只不过偶尔一回头,却都能见他必定跟在自己身后寸步不离,一双竖瞳绿眸隔着斗笠沿垂下的灰纱直直地望着自己,而在自己回望时,又若无其事地游离开。喻文州心下愉悦翘起嘴角之余,不禁暗暗思索,这壁琉璃般剔透的眼睛固然赏心悦目,但终归还是太打眼了些,还是得寻个法子遮掩一下。

  找了一家干净客栈安顿下,喻文州便要王杰希陪自己去外面逛逛。王杰希似乎对那只有一张床的客房很是不满,“我不乐意”四个字就跟蘸了墨汁写在脸上一般明显,沉着个脸盯着喻文州。那目光纯然笔直,润泽流光的眼珠顿时教喻文州移不开眼去。喻文州与他对视片刻,妖物却理直气壮,面无表情与他置气似的抬杠。喻文州先败下阵来,叹口气,抽出一张小符,右手食指和中指并起,将那纸片从下向上捋了一遍,念句口诀又捋一遍,便持着符向王杰希那边走去。王杰希立即警惕起来,后退了一步,嘴唇都快抿成一条线,紧盯着喻文州,浑身上下的防备都快凝结成一堵墙挡在他面前了。喻文州仿佛很苦恼似的又叹了口气,笑道:“你怕什么。”王杰希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听到怕这个字时,眼底那抹轻视和高傲却被喻文州看了个正着。喻文州拿着那方小符扇了扇风,语气居然有点委屈:“你到底还记不记得你已经是我的侍神,嗯?侍神知道是什么吧,我的半身,我能把你怎样啊。”王杰希被他埋怨得似乎有点尴尬,虽然脸上还是沉凝凝的表情,眼神却不那么死盯着喻文州了,竟然还冒出了句“习惯而已”出来。喻文州轻轻笑了,知道他毕竟被自己的六星光牢伺候过,虽然已经成为自己的侍神,要真的把初见时的敌意消解开,恐怕也得费些时日。他笑着摇摇头,上前一步,将手中小符覆在王杰希眼睛上。王杰希的身体紧张得微微绷紧起来,喻文州不由坏心眼地多按了一会儿,直到王杰希已经在抑制呼吸了,才施施然把手拿开,道:“你那眼睛太招人了,我给你换个寻常颜色。就是猫瞳换不了,想来也不会有人凑上去看,马马虎虎吧。”他甩甩手,那小符腾地化作一蓬蓝色烟雾不见了。

  王杰希摸了摸自己眼睛,不满道:“能保持多久?”

  喻文州瞧瞧他:“一天吧。”

  王杰希皱眉:“这不得不停地换。”

  喻文州觉得好笑:“怎么?”

  王杰希还皱着眉:“不能换个方法?”

  喻文州思索了一下,点头:“可以,我直接把我的气送到你眼睛上,嗯,这里。”他竖起一根修长的手指点点自己的嘴唇,笑眯眯地看着王杰希。

  王杰希看了他两眼,转身拉开门:“你不是要出去吗?走吧。”说着径自走了。

  喻文州看着他透出点落荒而逃意味的身影,差点笑出声来,也跨出门去。

  外出到得这集市上来,喻文州看见什么都想买,王杰希跟在他后面,觉得自己是个陪个小姐出门买胭脂的丫鬟——这么想着的空档,喻文州还真买了盒胭脂,一回身塞给王杰希,叫他帮忙拿着。王杰希拿着那桂花香的盒子怎么拿怎么别扭,放近了端详一番,还被熏得打了个喷嚏。喻文州看着他笑说赶紧给自己起个什么名字,他以后画符要用的。王杰希左右无事,只好拿着那精致的小盒跟在后面认真思考起了这个问题,一直到喻文州在集市遛跶着挑挑拣拣买了一堆东西了,他才总算想出了这个名字。

  喻文州对王杰希这个取名字的方式不是很理解,不过看他并没有什么要改的迹象,也就随他了。他心情颇好地把一串油润挂瓷的金樱子手串装到个小木匣里,转身想让王杰希给他拿着,却在看到那人的时候愣了愣。只见王杰希肩背挺直地跟在他身后,安静地望着他,本来很好看的一个画面,却被他手里抱着的东西全破坏了。喻文州在集市上只管买买买,不管看到什么,只要喜欢就买了往王杰希手里一塞,这一路下来,王杰希手里的东西都堆成了山,粗略看去, 一个皮纸灯笼、几本破破烂烂的手抄传奇、两个滴溜溜转着的风车,一方陶泥砚并几块松烟墨扎成的小包、一盒白糯糯热腾腾还在往下掉米粉的糍团,还有什么黄铜铃铛、泥老虎、犀角小刀烫画葫芦油浸驼骨骰子乱七八糟,末了小指上还勾一个桃木雕成鲤鱼样式的扇坠儿晃来晃去。林林总总,王杰希揽在怀里堆着,都快看不到路。

  王杰希对喻文州为什么要买这么多杂碎东西回去并不在意,回到客栈哗啦往床上一倒,揉着手腕睥睨喻文州,眼里写着“我不收拾,你自己搞。”

  喻文州慢悠悠解了外衫,踱到那摊零乱东西边上,却没动手收拾,只是背着手挑挑拣拣,朝王杰希一勾手指。王杰希不知他要干什么,往前站了站。喻文州伸手扯了扯他衣襟:“把衣服脱了。”

  王杰希甚是危险地眯起眼。

  喻文州不甚在意,把玩着一方花乳石小印章,道:“你身上妖气还是太重,得压一压。毕竟你成精已久,这妖气不是说封就封的。你若是不想妖力全被我收起来,变得与常人无异,一路磕磕绊绊跟我回蓝溪阁,那就听我的。”

  王杰希显然是在激烈思考这个问题,喻文州也不催他,只是坐在床沿看着他,道:“你也知道,你没的选。”

  王杰希眯了眼,沉默不语。

  喻文州伸手摸到他腰带暗结,慢慢抽开,看那两片衣襟向两边滑开,露出被黑色中衣妥帖包裹的瘦韧腰肢:“你的妖力比我想象的要强许多,不压制,恐怕会引起麻烦,但是全封起来,我们也会有危险。”他把手掌贴在王杰希腰侧,抬头看着他,妖物润泽的眼瞳逆着光,就像一块上好的琥珀。他一字一字慢慢道:“那东西一直跟着我们,绝不能让它再跟出这个城了。”

  王杰希沉默一会儿,默默解开衣襟。喻文州还是坐在那里,看他毫不忸怩地一件件除下衣服。修炼成精的猫妖化出的身子毫无瑕疵,瘦而结实,皮肤上莹白的光泽让喻文州想起神都那些达官贵人养的猫,皮毛水滑光润。王杰希站在那里,两腿并拢,目光沉静,任喻文州的目光扫过他的胸口小腹和双腿。

  喻文州打量了一会儿,抬手用指尖抵了抵他右侧腹:“灵核是在这里啊。”

  王杰希默认。

  “好。”喻文州点点头,伸手从那堆东西里选了几样拿出来,忙活起来。

  王杰希饶有兴趣地看着,他倒是不知道喻文州竟然不是乱买东西的。只见他将那盒胭脂削下一撮碎末,又拔开一个小竹筒的盖子,倒了些液体出来在上面——那是甘蔗汁,王杰希还在心里暗嘲过他多大的人了还喝甜水。喻文州又搞七搞八了一通,总之最后折腾出一砚鲜红的液水,末了咬破手指滴了一滴血进去,露出一副大功告成的样子。他拿手指捻了点在指尖上,道:“内乡小地方,材料还得拼拼凑凑,效果也不见得好,将就吧。你过来。”

  王杰希便走过去。喻文州一抬手,那蘸着红汁的手指便准确地压倒灵核所在的地方。王杰希皱了皱眉。

  “不大好受,忍一忍罢。”喻文州专注地在那块皮肤上涂涂画画,王杰希低头看看,那大片的符咒花纹一样从灵核那里散布开来,一直蔓延到胸口,后腰和一侧大腿上,鲜红的痕迹遍布在苍白的皮肤上,竟慢慢吃了进去,倒像是从皮肤底下透出来的。

  “能抵个五六日,要是淡了还得再来。”喻文州都弄完,拾起衣服披在王杰希身上,啧了一声,“是有点麻烦。”

  王杰希不想跟他说话,妖力被压制的感觉并不好,昏昏沉沉,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颤抖,只晓得喻文州把他半抱起来拥进床里,轻声哄他睡觉。他不想抵抗这种因为虚弱而带来的困倦,合上眼睡了。

  喻文州坐在他一边,目光深沉地看了他许久。

  “杰希。”他温柔地唤了一声,摸了摸妖物因沉睡而有些泛红的眼尾。


  窗外月光如霜,冷风贴着地面打着旋儿刮过,空气中渐渐弥漫起湿润的雾水,一层绒边将那悬挂中天的玉盘模糊了。

  喻文州站起来,又看了王杰希片刻,手一挥,床上散落的东西便都被收入乾坤袋。耗费灵力为王杰希封印妖力,他也有些疲倦,只能将蜡烛熄了,上床去将沉沉睡去的王杰希揽入怀中,默默计算着回蓝溪阁要多少日子。

  远方传来几声什么野兽略显奇异的嘶鸣。

  喻文州嘴角露出一点笑意:“杰希啊,今晚若是无事,明天你可得帮忙把我的灵力,好好补一补了。”

Tbc.

————————————

谁说脱衣服就是要干的!!想歪的都是自己太污!

评论(18)

热度(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