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叶纪事

【黄王黄】亲一口吧!敌人!

混更,云笔记里掏出一篇旧文,我都忘了自己还写过这么篇东西。

大概有姑娘看过了……嘘我们悄悄的……

全员OOC!全员OOC!全员OOC!没逻辑!也不好笑!只是写着玩的!

确定吃得下再吃啊姑娘们……

不接受差评。

老叶我对不起你。

————————————————

  早上八点一分。

  许斌看看训练室里的钟表,王杰希已经迟到了十分钟。

  这太不寻常了。王杰希提前半小时来训练室的习惯雷打不动,就算是有事耽搁了,也一定会给他个信息让他先组织训练。许斌已经把自己的手机翻来覆去看了N遍,那个头像\ (o_〇)/下面的记录仍是三天前的开会通知。

  难道是生病了?许斌不禁有些担心,一边的高英杰频频向他投来目光,许斌挠挠头,凑过去小声说:“英杰,你去队长房间看看怎么回事,别是感冒了什么的。”

  高英杰轻轻应了一声,起身出去了。

  许斌缩回身子,托着腮看了看窗外。

  “一一总觉得……哪里不对啊。”


  喻文州用手指摩掌着下巴,若有所思地盯着训练室里的队员们。

  不、不对,应该说是队员,某个队员。

  真奇怪,他想。

  早晨的时候黄少天起床之后 … … 做了一件他完全不能理解的事。剑圣大人在镜子面前照了半个小时。

  喻文州知道黄少天自恋得不行,对看镜子刮个胡子都能唱起歌来,但是这种一脸阴沉脸色发青地仿佛看看毕生宿敌一般地死盯着自己的镜像的情况,喻文州还真是 … … 第一次见。他莫名其妙地问了句:“你怎么了? " 

  就看黄少天见了鬼一般地转过头来,脸上甚至带了点震惊地表情,然而这表情一秒钟就消失了:“不 … … 没事,就、就是看着眼睛不太习惯 … … ”

  然后没理喻文州就走了。

  接下来黄少天照常吃饭,照常训练一一他已经做了半小时通用基础训练了,而且,没登陆夜雨声烦,而且,没怎么说话。

  这不对。喻文州紧盯看明显因为觉察到他的目光而显得有些强作镇定的黄少天,直到他紧张得不自觉地做了个小表情。

  喻文州活这么大,第一次有了五雷轰顶的感觉。

  “……少……少天,你出来一下。”


  高英杰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回来了。

  “副队!”他用一种颤抖得显得可怜的声音轻轻叫着许斌。

  许斌看了一眼躲在训练室门口向他招手的高英杰,顿时有种大事不妙的感觉。

  “怎么了?感冒?禽流感?”他如临大敌。

  高英杰一把抓住他的袖子就往宿舍跑。

  许斌顿觉天旋地转。微草的支柱 … … 他不敢多想,用看战斗力零点五鹅的身体迅猛地向宿舍冲去,一把拉开王杰希的房门,焦急地大喊:“队长!昨天你是不是又在食堂吃了鸡腿! ! "

   然后他就被活生生地喷了出来。

  “你才吃鸡腿啊我昨天吃的是烤鱼!还有谁是你队长我怎么会在这里啊!我顶着这张脸我能出门吗!能吗!早晨照镜子吓死爹了啊!这长的是人的眼睛吗!你们看着不寒碜么!牙膏还是可乐味的真看不出王大眼还有这种特殊的癖好啊哈哈哈哈哈哈哈不对现在不是高兴的时候,喂!!这怎么回事啊!!!”

  许斌茫然地看看王杰希两手叉腰气势汹汹地瞪看两只大小不一的眼睛看看跌坐在地上的他,感到了一丝“我哪知道怎么回事”的委屈和“一定是我打开门的姿势不对”的悔恨。

  “……黄……黄少? " 


  “王杰希,你怎么会在这里。”

  “ … … 我也想知道。”

  喻文州顿时一副我胃好疼的表情扭过脸去。

  站在他面前的人却很意外的样子:“你怎么看出来的? "

   喻文州扶住额头:“你刚才,眯了一下左眼。”

  是的,眯了一下左眼。通常人们在眯眼睛的时候都是两只一起的。但是王杰希有个习惯,那就是只眯左眼,这样至少这这一瞬间,他的眼睛看起来是一样大的。据说竞技周刊的八卦栏目还把这个评为了王杰希最可爱的小表情,搞得人尽皆知。很不幸的,刚才喻文州就在自家王牌的脸上,看到了这种不同寻常的表情。

  ……微草,去死吧!痛失最亲爱的战友的蓝雨队长恶意顿生。


  “蓝雨的敌人!!! ”许斌愤怒。了一秒。

  因为对方比他还愤怒。

  “我靠你好意思说!你们怎么把我弄到这里来的啊!!哦我知道了!!是王大眼搞的鬼!我真是小看他了啊除了看相他的巫术级别又level up了吗!是不是附到我身体里去探听我们战队机密了!!卑鄙!无耻!下流!卑鄙!无耻!下流!重要的话要说两遍! "

   高英杰在一边呆呆地站着,他很想替自己敬爱的队长解释些什么,但是披看大眼皮的黄少天完全没有给他任何机会。

  “哎呀我想起来了!传说大眼是狐狸变的有狐狸尾巴!哎我摸摸看有没有啊这么多歪门邪道一定是个狐狸精!让我摸摸看……”

  许斌目瞪口呆地石化一般地看着微草的眼中钉把手伸进了自己队长的裤子里一一虽然用的是他自己的手。

  但是黄少天并没有理会他的震惊,依旧自顾自地在王杰希身体的屁股上乱摸:“诶居然没有!……嗯屁股手感不错。啊哈哈哈王杰希的屁股这么滑溜的吗看我再捏一把哎哟! "

  ………………………………你捏的是自己的屁股,那么用力干吗。

  终于忍受不了的许斌,默默的吐了槽。


  “总之,先给许斌打个电话吧。”喻文州掏出了手机。

  “总之,先给喻队打个电话吧。”许斌嘱咐着高英杰。


  “喂 ?”

  “喂。”

  “我们过去?”

  “欢……迎。”

  “谢谢。”

  “要跟黄少说说话吗? "

  “不用……他会把你的话费聊光的。”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王杰希有种回家了的感觉,可高兴了一一如果他不是披看黄少天的皮。看到保卫室平时星星眼看着他的小保安用一种我要把你先[哔]后杀再[哔]再杀的表情瞪看自己,王杰希难过地差点鼻子一酸……也就算了。

  当他看到用自己的身体一脸兴奋地把自己踢开然后扑向喻文州大喊“你来接我了吗”的黄少天,他想死的心都有了。

  你能不在微草的大厅里干这个事吗!你羞耻不羞耻啊! ! 啊啊啊!!!!

  然后他看到了喻文州微笑看把黄少天(穿看他的皮)温柔地抱在怀里,还拍了拍头。喻文州你故意的吧!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王杰希的眼泪第一次从大小一致的眼睛里流了出来。

  “总而言之。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你们的……嗯,灵魂?暂时互换了。”喻文州做了个结论。

  低气压笼罩看会客室。

  “看什么看,大小眼。”黄少天缩在沙发角落,炸了毛一般盯着王杰希。

  “抱歉,现在你才是大小眼。”王杰希终于回复了冷静的一面,镇定地应对着。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要瞎了!我的眼睛!眼睛!!!”黄少天如同漫画男主要变身超能力者一般痛苦地捂住眼睛。

  王杰希没理他,皱看眉仔细想了想有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昨晚没吃什么奇怪的东西,也没做奇怪的事。这个身体是完整的黄少天的身体,早晨解决生理问题的时候也确定了小弟弟比自己的长了一公分。

  不,我没有在意这个问题。王杰希以手抵额,转移思路。

  “队长……”高英杰忽然小声在他耳边说:“队长,你昨晚睡得好像不是很安稳,我听到一声挺响的声音,好像是……”他犹豫了一下,说,“好像是你掉到床下的声音。”

  王杰希骤然一惊。是的,他昨晚没睡好。因为他做了个噩梦。

  他梦到荣耀之神跟他说,要达到荣耀的顶峰,就要学会爱与包容。正在他寻思自己还挺有爱挺包容的,然后荣耀之神就给他显示了一张黄少天的头像。

  敌人。( 1s

   “你看你不够包容了吧。”荣耀之神点了根烟一一正当他想看怎么还抽烟的时候,那个懒散的声音又出现了。

  “告诉你个好方法吧,去体验体验他的生活,然后你们打一架,再拥抱一下亲个嘴,万事大吉,相亲相爱。玩荣耀的,都不是坏人啊。”

  回想起了一切的王杰希眼神都死掉了。

  什么,这不是梦吗,搞半天原来是真的吗。他眼神飘忽地看着黄少天,发现黄少天也在用差不多的眼神看着他。他从没像现在一样觉得自己充满迷茫的眼睛是那么英俊,搞得他好想回去自己的身体。

  黄少天不可思议地看着他:“你也做了那个梦!梦到叶修在对你说要和谐友爱地玩荣耀? ? "

   王杰希思索了一下,纠正了一点:“只是,有点像叶修而已。”

  “ … … 就是他!”黄少天使劲拍了一下桌板,愤怒地站了起来。

  一一那是我们微草的桌子,还是老邓和我一起去买的呢,王杰希心疼地想。

  但是黄少天没理会他的心思,继续发表垃圾话:“我靠!被耍了!我以为只是做梦!队长我昨天睡得不好吗?不好吗?睡姿很难看??在说梦话? ? " 

  喻文州看了他一眼:“你平时也这样。还有……”

  “还有? "

  “你还磨牙。”

  “日啊!!”黄少天感觉要撕裂末日,他猛地转头看看王杰希,“怎么办?打一场然后呗儿一口?先说好我死都不干!”

  王杰希没有说话。

  许斌看着自己队长一眼,又看了蓝雨的两位一眼,悄悄对高英杰说:“去把队长账号卡拿来吧。”

  高英杰一头雾水:“黄少不是他死都不干吗?”

  许斌回头看了看那边沉默的两人,笑道:“怎么可能不打,闹着玩呢。”

  高英杰疑惑地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转身去训练室了。


  王杰希看看自己的手一一准确说是黄少天的手,看了很久。

  这就是把微草从冠军宝座上拉下来的那双手啊。手指很修长,皮肤很平滑,指甲剪得很好看。他捏捏指尖,抬起头说:“我打。”

  “嗷嗷嗷嗷王杰希你这变态!!!”黄少天跟被人踩看尾巴似的跳了起来,虽然看起来是王杰希在跳,还在说自己是变态。王杰希脸上挂下来三道黑线,一边的人都笑了起来。

  黄少天脸难得红了一下,只好转头去看喻文州。

  喻文州强忍笑意,说:“啊,不打就不打,说不定,亲一口也能了事。”

  黄少天一张(o口〇 )脸都苦了起来:“这不是难为人吗!这是人干的事吗!人生已经如此艰难男人何必为难男人 · · · · · · … … ”他越嘀咕声音越小,最后只好草眼角去瞧王杰希。

  这表情太惊悚了。王杰希转过脸。幸亏自己没有黄少天表情这么丰富。

  得不到回应的黄少天又愤怒了起来。“靠!还真以为我不敢啊!!!王杰希!来亲我!!!" 

  王杰希忍不住吐了个槽:“为什么不是你来亲我啊!!!”

  “……废话!本剑圣向来都是主动出手的那个!你现在可是我的身体!你放心!我会扮演一个娇柔的少女的!用你的身体!你喜欢哪种表情!陶醉的还是不知所措的!大小眼要闭上吗!!说出来吧!我满足你! " 

  “你就是这么教育你家小孩的吗!”王杰希终于给他说得爆发了,转头埋怨喻文州。

  喻文州抱着手靠在沙发上,一脸慈祥的微笑:“多么的、调皮可爱。”

  完了啊蓝雨。

  “让、让我们独处一下 … … ”王杰希艰难地说。

  他和黄少天折腾了一天,现在只觉得精疲力尽,各自冷静了好久,王杰希终于站起身来,从口袋中拿出夜雨声烦的账号卡,走到因为说了太多话瘫在沙发上换气儿的黄少天面前,透过自己的身体看进他的眼睛深处,直视着那个隐匿其中的灵魂,一字一字道:“来打一场吗?对手。”

  黄少天盯看那只手和那张薄薄的账号卡,眼睛里倏地燃起一簇火苗:“来啊? "


   鼠标和键盘的声音在房间里像音乐一样有节奏地响看。

  王杰希已经和黄少天打了十场。

  五五平局。这是第十一场,王不留行和夜雨声烦的血线交替下滑看,谁也不知道最后的赢家是谁。

  黄少天这一局一反常态地没有刷文字泡,他紧闭看嘴,视野被星星射线的漫天小金星和亮晶晶的冰冻粉末充斥。他的对手骑看扫把沿着诡异而华丽的弧线发起攻击,夜雨声烦跳步,扬手,银光落刃。

  ——王杰希很厉害。真的很厉害。他感到一股热血沿看胸腔蔓延。王杰希比他早一年进入联盟,没有遇到新秀墙。他看过王杰希所有的比赛,所以第六赛季夜雨声烦踩看王不留行的倒下的身体赢得了冠军。但第二年他就败了,甚至不是败在微草手下。

  说实话他很难过。

  跟王杰希打上一场,可以打得酣畅淋漓,满腔热血。他永远猜不透王杰希的攻击会从哪里发出,也永远猜不到那个披着斗篷的魔道学者下一秒会丢熔岩烧瓶还是撒酸雨。

  与王杰希对战充满刺激。将他击败,更是充满刺激。

  他非常地喜欢这种刺激。

  多久没有这种激烈的对抗了呢?他恍惚地想着,手下的操作不停,两个角色都只剩血皮。——多久没有……这么兴高采烈地,与这个人打上一场了呢?他盯着似乎马上就要同归于尽的角色们,忽然一推键盘,侧过身抓住王杰希的领子,将他拽了过来,呼吸不稳的看看他。

  王杰希同样也在看着他。半晌,微微错开视线:“梦里的指示,打一场,还有最后一步。”

  黄少天愣了一下,又笑了:“怎么,对着自己的脸亲不下去吗? "

  王杰希哼笑一声:“怎么可能。”

  “那就好。”黄少天捏住他的脸颊,狠狠亲了下去。

  世界倒转。


  “王杰希,我觉得我有点想找一个人真人PK一下。”

  “好巧,我也是。”

  “飞的走起? "

  “走起。”

  “我先说好只有在这件事上我们姑且可以称之为同伴。”

  “当然。"


   妈蛋的叶修,谁让你长的那么像那个荣耀之神。

——————————

打人是不对的!(逃窜

评论(17)

热度(3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