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叶纪事

【喻王】欲望千鸟 Chapter 04/2

嗨艾维巴蒂好久不见!今天心血来潮,觉得是个促进鱼队和大眼感情的好日子,所以更新一发。轻松愉快的约会,并没有勾心斗角,事业感情两手都要抓嘛(飞起

——————————————————

  今天周末,C城回暖了点,晴空万里一碧如洗,连平日里呼呼刮得人脸生疼的寒风也消停了,在冬季算是十分少见的好天气。刘小别匆匆迈进微草总堂的大门,连外套都没脱,直奔后堂。沿着曲折的中式长廊拐几个弯,尽头现出扇紧闭的雕花对门,刘小别在门口停下来,缓了一下呼吸,擦擦太阳晒出来的汗,抬手敲门。

  “进来。”王杰希的声音传来。

  刘小别推门进去,里面光线有点暗,是拉了窗帘。王杰希正从椅子上一边坐正一边整理袖口,看起来似乎刚打了个盹。

  刘小别愣了一下,问:“我打扰到您休息了吗?”

  王杰希看他有点诚惶诚恐的样子,也没什么表情,只是问道:“什么事?”

  刘小别反手关了门,动作利落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张薄薄的纸条,递给王杰希:“四号码头的进出记录,我连夜摸了一遍。”

  王杰希抬眼看了看刘小别,刘小别懂他意思,接着道:“目前来看,是他们夹货量最大的一条线。之前二号和三号也有,但是柳非他们连着盯了几天,最近再没发现什么动静,依我看,他们应该是把四号码头确定为最终的私渠了。”

  王杰希没做声,把纸条细细读了一遍,还给刘小别。刘小别接过来,从口袋里掏出个银色的打火机,手指麻利地一闪,那张纸条就化成几丝青烟,飘摇着散去了。

  见王杰希没有什么表示,刘小别也不敢再随意发表什么意见,只是站在那里,看着王杰希一根修长的食指点在唇上,微微皱眉思索。

  好一会儿,微草的大当家才发出一声轻轻的冷笑,几乎神游的刘小别一瞬间回过神来,就见王杰希眼睛里微微闪过一点狡黠的光芒:“四号码头那边人手不要撤,做出你还在那边的样子。你人悄悄地去一号码头,不要心急,慢慢查一查。”

  刘小别惊讶:“一号?一号码头从来没出现问题,而且离嘉世的地盘最远,他们会从那里走货吗?”

  王杰希语气笃定:“你去查,有一点蛛丝马迹都要告诉我。”

  刘小别没再质疑,答应了声立即出去了。王杰希坐在椅子里,心里默默描绘着C城的地图,眼睛眯了起来:“有趣。”他看了看墙上的挂钟,上午八点整。近来他统筹微草的各项排查事宜,虽然对自己的精力十分有自信,但还是架不住连轴转带来的疲倦一丝丝顺着后脑往上爬。昨晚睡得晚些,早晨便有点疲累。他走到窗边把百叶窗拉起来,金黄的阳光夹杂着细微的尘絮铺了一地板,看上去是个十分适合出去透透气的天气。

  就在此时王杰希的手机响了起来,温和的铃音跳在偌大一个房间,显得有点不真实。王杰希盯着屏幕上的手残二字,眼神透出一股子不情愿来。铃音十分固执地一直响。王杰希无奈地接起来。

  “喂,哪位。”

  “这笑话可不好笑。”

  “什么事。”

  “出来说。”

  “……喻文州,你是不是很闲。”

  “十分重要。”

  王杰希蹙起眉。喻文州的语调听起来十分凝重,似乎不是什么好消息。喻文州极少白天给他打电话,有什么重要的事也基本都晚上约在蓝溪阁大酒店商谈——当然谈着谈着就会谈成别的——但是大白天找他,王杰希也有点摸不准是不是出了什么大事。

  “老地方见?”

  “不,我在外面,你悄悄地来,少海广场一楼的星巴克。”

王杰希没再说什么,看了眼挂钟,道:“给我点杯不加糖的拿铁,我二十分钟内到。”


  在地下车库停好了车,王杰希顺着扶梯上了一楼。星巴克的侧门正对着扶梯,他没有犹豫,径直走了进去。

  转了一圈都没找到喻文州。他确信自己没听错地址,有点不耐地想掏出手机给那人打电话,却忽然愣住了。

  喻文州正窝在落地窗边上的小沙发里对他笑。

  然而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快步走过去,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忍住差点冲口而出的对喻文州母亲的问候。他忍了又忍,千言万语最终憋成一句带着怒意的轻声质问:“你这是什么见鬼的打扮!”

  “不好吗?”喻文州咬着吸管喝一杯红莓黑加仑果汁,嘴唇湿润润的,弯出个好看的弧度,伸手把放在桌上的咖啡往王杰希这边推了推,“你的拿铁,再不喝就凉了。”

  王杰希瞪着他。

  坐在他面前的喻文州哪里像是蓝雨的龙头,根本是个快毕业的研究生或者刚拿了第一个月工资的新鲜社畜,穿着黑色高领毛衣和牛仔裤,脚上蹬着双登山靴,脑袋上扣了个卖萌的猫耳棒球帽,蓝雨大当家的戒指倒还戴在手上,但看起来就像个淘宝几十块钱就能买到的所谓复古泰银戒指。王杰希扫了眼他放在一边的藏蓝色工装羽绒服、一个硕大的维氏双肩包和一个可疑的纸袋,强忍着揪着他领子一顿暴打的冲动,问:“到底什么事?”

  喻文州打量着王杰希,微草的大当家一身笔挺的衬衣西裤,手工定制的风衣穿在身上那叫一个拉风,咖啡店里好多小姑娘眼神一直在往这边飘。喻文州咬着吸管,扭头把那个纸袋塞给他:“去把衣服换了,你这身不行,太打眼了,这次要低调点。”

  王杰希被他的故弄玄虚搞得有点懵,狐疑地看了他半天,对面的喻文州一副“你赶紧去我当然不会坑你”的表情。他觉得喻文州大概真的有什么事——现在他也不确定了——总之姑且听他的。拿着纸袋去了商场的洗手间,关上隔间门的时候王杰希的内心还是懵逼的。他忽然有种冲动,想把魔术师三个字洗洗送给姓喻的算了。他生平第一次在商场卫生间里换衣服,还是喻文州给他的衣服,简直可笑之极岂有此理。

  喻文州没等多久就等来了换好衣服的王杰希。他清楚王杰希的尺码,准备的衣服大小刚好。早以前喻文州就见过王杰希这副十分日常的样子,那时王杰希住在蓝雨总堂,天天跟他针锋相对,弄得他十分头疼。他不禁有点恍惚,事情已经过去了好几年,眼前这个王杰希,是否还和当年一样?

  “喂。”王杰希看他走神,十分不满。他手上还拎着换下来的衣服,那沉甸甸的风衣可比身上这件又轻又暖的羽绒服重多了,纸袋被压出个明显的弧度。王杰希不自在地把下巴往浅米色围巾里凑了凑,他多少年没穿过这么青春洋溢的衣服了。

  喻文州看着他笑了笑,伸手把纸袋接过来,把咖啡塞到王杰希手里:“走吧。”

  王杰希还是十分迷茫:“去哪?我以为你叫我来,搞成这样子……”他伸手比划了一下自己的打扮,“是有什么要跟踪的对象,必须我和你一起去调查一下?”

  喻文州愣了愣,看到王杰希十分严肃的表情,忍了忍还是没忍住,漏出个笑音:“调查?你以为你是侦探吗?我是看你太紧张了,带你出去玩一天。”

  “……”王杰希眯眼看着喻文州的脸,好半天才弄明白他在说什么,差点把手里的咖啡扔到喻文州那张笑眯眯的脸上,“……我没听错?喻文州,你以为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喻文州看他跟炸毛的猫一样,大小眼里满是“你不给我个解释我就把你弄死在这里”的戾气,不由笑了笑,伸手在王杰希眼睛上抚了一下:“我有数,不会乱来的。你看你,眼睛下面都是青的,这个样子怎么打持久战,事情没办完你就倒下了。”

  王杰希被他冷不防触及脸颊,吃了一惊,后退了半步,喻文州却不给他再后退的机会,抓着他的胳膊把人往前拉回来:“我有没有说过,微草不该是你一个人承担全部?你看看当年,只要抓住了你……”他的手用力扣紧王杰希的手腕,“只要抓住了你,微草就没有翻身的余地。”

  “但我赢回来了。”王杰希反唇相讥。

  “那是后来,当时你输了。”喻文州放开他的手,慢条斯理掏出一副墨镜架到王杰希脸上,“你再闹,我就在这里把你按到落地窗上强吻。”

  王杰希蓦地想起上次喻文州把他摁在落地窗上干得浪叫,顿时气得脑袋里轰轰作响,他发现自己越来越容易被喻文州挑动情绪,越来越像个还没开口的栗子一样被喻文州这把火炒的满锅蹦,更可气的是他拿喻文州一点办法也没有。这人怎么能这么理直气壮地说出这种话来,现在衣服也换了,人也出来了,就算回微草,估计一时半会也没什么心情处理公务。一阵虚脱的感觉涌上心头,他深呼吸了几下,咖啡店里浓郁的香味让他冷静下来。他掏出手机给邓复升发了个短信,然后打开手里的杯子喝了口咖啡,长吁一口气:“……去哪?”


  王杰希被喻文州摇醒,人还没清醒,就闻到一股清淡的花香,十分好闻。他揉揉眼睛,喻文州已经打开了他这边的车门,让他下车。他在车上被喻文州没收了手机,强迫着眯了个觉,倒是睡得很香,现在感觉全身松软,精神好了很多。下车来一看,王杰希也愣了愣。只见他们似乎进了什么风景区,四周都是山,这里是个停车场,但也只是停了他们一辆,空荡荡的。让王杰希惊奇的不光是喻文州竟然把他带到了这里,更是四周一片红白相间的梅花,漫山遍野地怒放着,似乎是在赶在这即将逝去的冬末一般开得绚烂恣意,一眼望去令人震撼。

  “这是牢浮山风景区?”王杰希辨认着那几座山峰的形状。牢浮山是C城有名的风景区,在山顶上能看到海,山上遍布溪流水涧,夏季的旅游观光是C城的一大收入来源。然而冬天的牢浮山没什么好看的,水也干了,山上光秃秃的,加之山风海风能把人扎透了,所以景区在冬季是关闭的。

  “这几个山头的梅花是去年移来的,政府要开发牢浮山冬季的旅游项目,想弄梅园,我们支持了一笔钱。”喻文州背上包,活像个出来采风的研究员,“今年梅花开得不错,我就跟项目组打了个招呼,先带你来看看,明年就开放观光了,还要办庙会,人肯定很多,就没意思了。”

  王杰希也被这美景所吸引,老头散步一样悠闲地顺着山路往前踱着步:“确实好景色,蓝雨花了不少吧?”他转过头,揶揄了喻文州一把。

  喻文州正经:“为市政做贡献。”

  王杰希鼻子里哼出个气音来,扭头自顾自去看景区导览指示牌。喻文州跟在他后面,道:你甭操心了,跟我走就行了。“

  王杰希已经习惯了自己把控局面,到了喻文州这里事事都被安排好,搞得他十分被动,忍不住起了点故意杠上的心思:“哦?你是不是把我当没出过门,一出门就只知道挎着男朋友胳膊娇滴滴地问‘亲爱的我们去哪里玩啊’的小姑娘了?”

  喻文州好笑地看着他:“我倒是想,你肯吗?”

  王杰希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道:“带路,导游小姐。”


  爬山这项活动,其实还是挺累的。好在喻文州和王杰希常年锻炼,又年轻气盛,加之一路观赏梅花,倒是没觉出累来。今天天气好,几乎没有风,空气清新至极,景区就跟被他俩包下了一样十分安静,王杰希走了一会儿便觉得十分心旷神怡,精神的确好了许多。喻文州是个合格的导游,牢浮山的典故、传说,这些王杰希从没在意过的东西,喻文州都讲得十分有趣。

  “你究竟来过牢浮山没有。”喻文州见王杰希难得听得十分认真,问道,“怎么感觉你跟个外地游客似的。”

  “来过几次。”王杰希点点头,一本正经地答道,“有几个经常合作的老板,山珍海味吃腻了,喜欢牢浮山里农家乐的蘑菇炖小鸡和海蓬菜大包子。”

  喻文州想了想王杰希捧着个海蓬菜大包子啃的样子,不由笑了出来。

  王杰希不知道他的心思,狐疑地看了他一眼。

  喻文州咳了两声,说:“咱们是从东南方向上山的,梅花林沿路都有,到了山顶就没了,但是山顶可以看海,今天天气好,海面肯定很清楚,运气好还能看见海鸥。咱们在那里随便吃个午饭,然后转圈往回走,下山的路上有个寺庙,定点敲钟,咱去看看,然后五六分钟就能回停车场了。”

  王杰希点点头:“行,听你安排。”

  喻文州望着他,没说话。

  “?”王杰希正等着喻文州带路,却看这人盯着自己不放,顿时有点不自在起来,“你看什么?”

  喻文州又抿着唇角露出他招牌一样的可恶笑容,忽然拉起王杰希的手。

  王杰希被他吓了一跳:“你干什么?”

  喻文州却不再理他,拖着他就往前走。

  王杰希十分别扭,想甩开,但是又觉得喻文州好心好意带他出来散心看景,还安排好了一切,不可谓不贴心,这手要是甩开了,又有点不太好。心思过了几过,人早被喻文州拖着走出去了一段路。

  王杰希暗暗叹了口气。

  算了,山上又没人,随他高兴吧。

  这人真幼稚。末了,魔术师还是忍不住在心里腹诽了一句。

————————————————

下章玩个车震,大家自备套套!

我去干活了!

评论(30)

热度(257)